Company News

穿行在《烟火漫卷》中的每个凡人,险些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迟子建哈

图/人民文学出书社供图

“无论冬夏,为哈尔滨这座城破晓的,不是日头,而是大地卑微的生灵。”克日,迟子建最新长篇小说《烟火漫卷》由人民文学出书社推出,作家以此力作奉献给自己生活了三十年的哈尔滨。

迟子建哈尔滨

《烟火漫卷》是一部聚焦当下都市黎民生活的长篇小说,哈尔滨奇特的都会景观与小说人物庞大隐微的运气相映,柔肠百结而又气象万千。

在迟子建从容、细腻的笔触下,“一座自然与现代,东方与西方融会的冰雪都会,一群形形色色笃定坚实的普通都市人,于‘烟火漫卷’中焕发着勃勃生机”。

烟火如歌,喧嚣漫卷

《烟火漫卷》完稿的年尾,疫情开始肆虐,迟子建一面忙于事情,一面修改这部小说。“以前并不喜欢那种都市的喧嚣和奔忙,可当生活以惊悚的方式静止的时刻,你的心脏虽然跳动,却有窒息的感受,就纪念这种喧嚣了。”

作为书写了百年前哈尔滨抗击鼠疫历史的作家,再次面临大面积的疫情,迟子建感应“历史回来了”。疫情令人伤痛,人们愈加珍惜人间烟火。

《烟火漫卷》中满溢着都会烟火:破晓批发市场喧闹的生意业务,晨曦时分的鸟雀和鸣,都会街道开出的每一种鲜花,食物的香味,澡堂子里氤氲湿润的热气,旧货市场的老器物,老礼堂音乐厅的演出,饭馆或礼堂的二人转,风味小吃,服装,交通,做星期的教徒……哈尔滨城的富厚的生活包罗其中,温婉细致,意味深长。

人世间最盛的烟火,都在作品里了。

建设起自己的文学座标

迟子建会在写作或事情的间隙,乘坐地铁公交穿行在哈尔滨的各个城区之间。去蔬果批发市场,去夜市花市旧货市场,起大早视察医院门诊挂号处排队的人……通常作品中涉及的地方,她都要触摸和感受。如此丰沛鲜活的生活履历,为小说提供了真实可触的细节。

每个作家都在自己的作品中建设一个属于自己的文学地理坐标,“哈尔滨”是迟子建笔下继“北极村”之后第二个精神家园。

在中国现今世文学之中,能同时将乡村与都会都写得如今生动的,迟子建当属令人瞩目的一个。《烟火漫卷》是作家迟子建献给自己生活了三十年都会的一首长诗。

《烟火漫卷》出书,迟子建献给哈尔滨的最新力作

哈尔滨城进入迟子建笔下,自《伪满洲国》始。至今数十年已往,作家对这座都会的书写已经有了蔚为可观的结果:《黄鸡白酒》《起舞》《白雪乌鸦》《晚安玫瑰》等,它不仅是一个地理坐标,一个故事的发生场所,一个承载离合悲欢的历史配景。